設計師為什麼要會寫作?

為什麼要寫作

如何透過寫作成為一個更好的設計師

許多偉大的、令人尊敬的設計師在平面設計的歷史中創造了許多寓含深意、富有見地的作品。這些作品無庸置疑是美麗的。你可以看看 Lubalin 的字型作品或 Vignelli 的紐約地下鐵地圖,你會驚訝於這些設計師的審美與執行能力。

Lubalin 的字型作品
Lubalin 的字型作品

但是這些作品能夠成為經典不僅僅是因為好看。 Lubalin 和 Vignelli 之所以受到尊重,因為他們的溝通能力:前者的 Logo 與字型設計往往在字母的細節內揭示了隱藏的意涵或操弄一些微妙的隱喻戲法,而後者這個有點主觀的地圖卻用很簡單的方式說明了一個複雜的地鐵系統。一個偉大的設計師是作家、思想家和傳播者。但不知何故,無論是與網路的發明或一些其他影響,這種傳統已經愈來愈黯淡。

Vignelli 的紐約地下鐵地圖
Vignelli 的紐約地下鐵地圖

我看過很多沒有什麼實際內容的作品集。作品說明寫的很差,設計中存在的小文字只是用來填充修飾照片和插圖之間的空間。對於設計的表現與手法沒有任何說明。

時至今日,我們甚至有了單純展示美麗作品,完全不需要說明闡釋想法的線上設計師社群(對,我就是在說 Dribbble)。 我們的作品(包括我的)與過去的設計師相比,常常無法說明我們的設計的目的;而且有時候我們甚至創造沒有目的的設計 – 設計的目的已經變成了設計本身。

偉大的設計應該是永恆的。有哪個網頁設計師可以拿出一個頁面,並聲稱它像 Eames 椅子一樣歷久不衰?當然這樣比較或許是有點不公平,但是我認為它揭示了一些關於近幾年設計的文化。

Eames 椅子
潮潮咖啡廳一定會有的 Eames 椅子,不說可能不知道,這些椅子的原型設計於 1948 年。

設計已經變得更像是一個地位象徵或奢侈品:如果你的產品設計的好看,就說明你的公司搞的還不錯;有質感的設計好像只是為了證明一間公司有沒有預算。

作為設計師,我們的工作是協助客戶篩除雜質,把品牌的精華過濾出來。一個閃亮的設計將使一個品牌脫穎而出。但我們擔心的是,如果設計好不好看其實跟產品本身能不能成功沒什麼關係呢?如果我們的設計對於產品來說才是雜質呢?如果客戶需要的不是你的美學呢?

我想我找到了一種方式:通過寫作。


我如何透過寫作成為一個更好的設計師

我在過去幾年經營自己的產品業務。在那段時間,我不得不學會自己打理一切。最大的挑戰來自寫作。我必須從事各種寫作以保持我的業務運行:每週的信件往來,部落格文章和著陸頁面(Landing Page)。即使是社群媒體上面的 po 文,甚至是一則 tweet,都要寫到令人望而生畏。這聽起來很可笑,但這只是我每天要寫的東西的一部分。我甚至寫了一本電子書(就是你現在正在閱讀的這本)。

儘管寫作佔用了比我想像中更多的時間,我還是堅持寫下去。回顧前兩年這些有規律的寫作,我驚訝地意識到,我對設計的概念完全不同於以前。幾年前,我傾向於對美學概念或特徵感到興奮。現在當我開始一個設計,令人興奮的部分是連接一個觀眾與一個偉大的想法。

我們一直聽到這些令人疲憊的內容:內容為王、設計應該為內容服務、設計要專注於用戶… 等,這些我應該也不用再多說什麼。

但畢竟將心力投注在寫作和做設計真的有點不同,有時候我幾乎可以感覺到我好像不再是設計師了。在我意識到這個變化之後,設計對我而言只是一個工具,用來幫助我處理我得到的資訊。

設計是「創作」這條路上的其中一個工具,設計師的目標不是設計。

當我翻閱 Lubalin 的書,可以從他的作品中看到共同的主軸。不管在任何情況下,他顯然都在思考如何利用他的作品與人溝通。他希望看到他作品的人腦中可以有一個共同且清晰的畫面,並且設計許多的視覺提示來說明這些資訊,以增強讀者的理解。

儘管我現在還沒有像 Lubalin 那麼熟練,但是透過練習寫作,我的精神上獲得到很大的成長。我在最近工作上的變化已經可以用他的方式來思考。不久之前,Sacha Grief 寫了一篇關於我的著陸頁的文章 。我認為他之所以會以我的著陸頁舉例,是因為我的設計和文字搭配的相當和諧。最近,Joanna Wiebe 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CopyHackers 圖書的作者,也許是世界上最好的撰稿人之一,轉載了我的文案。無庸置疑地,我還有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才有資格獲得這些殊榮。

不知怎的,我的設計變得更好,因為我寫作能力的成長。而我的寫作能力又因為設計出了更好的作品而獲得提昇。我並不是想要自吹自擂,我只是認為這個過程是令人興奮的。如果我們的設計能夠超越單純的「好看」,那麼我們這些設計師們能夠是否能夠為我們的客戶或是整體文化帶來更多價值呢?

如果你想要提高你的設計技能,請嘗試不同的東西,並試試看寫作。也許你會成為下一個 Lubalin 。


註:Herbert F.(Herb)Lubalin(1918 – 1981)是一位美國平面設計師。他與 Ralph Ginzburg 合作,為 Eros,Fact 和 Avant Garde 這三個刊物負責視覺創意。他為 Avant Garde 設計了一個字體,ITC Avant Garde;這種字體可以被視為 Art-deco 風格的再製,該字體在 1990~2000 年的 Logo 中被大量使用。

Avant Garde 字型
Avant Garde 字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