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手冊(一):想法

在 YC ,我們首先會問創業團隊他們正在打造的產品以及其理由。對於這個問題我們期待清晰且簡潔的答案。這將作為對創始人及其想法的評估。作為一個創始人,能夠清晰地思考並交流是很重要的 — 對於招聘,融資,銷售,等其他。想法在廣義上需要可以清楚地表達並傳播,複雜的想法常常是其混亂思維和虛構問題的表現。如果一個想法沒能讓第一次聽到的人感到興奮,這並不好。

另外一個問題是:誰會迫切需要你的產品?

最理想的情況是,你自己也是這個產品的目標用戶。 其次的理想情況是,你對目標用戶非常瞭解。

如果一個產品已經有用戶了,我們會問其用戶數量及其增長速度,並且分析該產品為什麼沒有增長得更快,我們會著重於搞清楚用戶是否真正熱愛這個產品。很多情況下是他們告訴他們的朋友去用這個產品,而不是公司推動其增長。我們還會問其公司是否已開始盈利,如果還沒開始盈利,問題在哪裡?

如果該公司還沒有用戶,我們會考慮搭建最小化的產品以便測試該想法。比如,如果我們從最佳用戶體驗的反方向入手,我們會先去做產品的核心部分。


測試想法

測試想法無非是先執行它並去看結果是什麼,或者去販售它(比如:在你開始寫代碼前去獲得一份用戶意向書。)前者對瞭解用戶想法更好(用戶或許會告訴你他們將使用你的產品,但實際上並沒有),後者對面向企業的想法更佳(如果一個公司告訴你他們會使用你的產品,那就去做吧。)特別的,如果你是一家面向企業的公司,我們會問你首要的問題就是,你有沒有一個用戶會買你正在打造的產品的意向或信息。對於大多數生物科技和硬件科技公司,他們檢測想法的辦法是先和潛在用戶聊聊並試圖找出可以做出第一代產品的最小集合。

讓你的想法和你從用戶得到的反饋一起成長是很重要的。你需要非常瞭解你的用戶—這對於你評估一個想法,打造一個產品,和創辦一個好公司至關重要。

正如前面提到的,創業是非常難的。它需要很長時間,及持續的異常的努力。創始人及其員工需要有共同的使命感去維繫它。所以我們會問創始人為什麼他要創辦這個特別的公司。

我們還會問該公司什麼時候會形成壟斷。關於這個問題有很多描述,但我們使用了 Peter Thiel 的詞彙。顯然,我們不希望你的公司通過不道德的手段攻擊競爭對手。相反,我們會尋找那些在規模化更有力且難以被覆制的公司。

最後,我們要市場調查。現在的市場有多大,市場增長得多快,以及為什麼這個市場會在十年內具有大規模。我們試圖搞清楚為什麼這個市場在快速發展,以及為什麼這是一個適合創業公司發展的市場。我們喜歡那種當主流技術正在發生變化但大部分人未察覺到的 — 大公司不擅長此道。還有一個與直覺相反的最佳答案是去切一個小蛋糕的大部分(而不是一個大蛋糕的小部分)。


與想法有關的其他思考

比起一些衍生產品我們更喜歡新東西。很多大公司都開始於一些全新的東西(一個普遍被接受的關於「全新」的定義是比已經存在的替代方案好 10 倍,例如智慧型手機有沒有比傳統的按鍵式手機好十倍?),如果已經有 10 家其他公司在同一時間做同樣的事情,這聽起來像已存在的東西,我們通常就不會稱作「創新」。

一個違反直覺的原因是,做一些新東西比做衍生且簡單的產品是更容易的。而且如果你是前者的話人們會幫助你;如果你是後者,他們不會幫助你。

好想法都是聽起來很糟糕但實際上不錯的。所以你不需要對你的想法過於保密 — 如果這確實是一個好想法,那它聽起來不會像值得剽竊的想法。如果它聽起來很值得剽竊,有好想法的人比將其執行並成立公司去實踐的人多 1000 倍。如果你告訴別人你在做什麼,人們或許會幫助你。

和別人聊聊你的想法 — 有些人聽到你的想法會覺得很興奮,但一定也會有大一部分人覺得你的想法太爛了。或許他們是正確的,或許他們不擅長評估創業公司,又或者他們僅僅是嫉妒。不管原因如何,這種情況會時常發生,儘管你認為不會受到這些評論傷害,但是或多或少還是會有點影響。此時你越保持自信並不被其他人影響,你就越會保持好狀態。不管你做的多好,酸民還是會找些話題酸你。

如果你沒有想法但是想成立一個創業公司呢?最好不要這麼做。有了好想法後再通過創業公司讓其傳播到世界才是上策。

我們曾經嘗試過一個實驗,資助一些沒有想法的初創團隊,先讓他們有資金,再讓他思考怎麼創業。

他們都失敗了。我認為其一部分原因就是好的創始人傾向於有很多好想法(經常是過多)。但你有一家創業公司後面臨的更大的一個問題是,你需要趕快想出一個好想法,因為這已經是一家正式公司了,你的想法不能太瘋狂。你最終獲得一個貌似有理的但走歪的想法。這就是核心威脅。

因此,最好不要過於積極地強迫自己想出創業點子。 相反地,你應該學習很多不同的東西。練習發現問題,那些似乎效率不高的事情,和重大技術轉變。為你覺得有趣的項目工作。走出自己的方式去和聰明、有趣的人打交道。在某些時候,想法就出現了。